<menuitem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
<cite id="ftz55"></cite>
<ins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<cite id="ftz55"></cite>
<ins id="ftz55"></ins>
<del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<del id="ftz55"></del>
<del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<del id="ftz55"></del>
<cite id="ftz55"></cite>
<del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
<cite id="ftz55"></cite><menuitem id="ftz55"><span id="ftz55"></span></menuitem>
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两分无奈是扬州”品读扬州金九银十!
我以为,在传世的唐代诗篇中,提及最多的地方,一个是长安,另外一个就是扬州。与长安的厚重不同,扬州则散透着浓浓的粉气,繁花烟柳,舞榭歌台,红衣翠袖,玉人吹萧。
扬州应该是一个放纵心性、滋生诗情的好地方。难怪当年的杜牧因仕途失意,飘于江南,而此竟成一生最爱之地。在这里诗人的愁肠,化作动人的诗句。“谁知竹西路、歌吹是扬州”、“春风十里扬州路、卷上珠帘总不如”、“二十四桥明月夜、玉人何处教吹萧”、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两分无奈是扬州”。每当捧读起这些诗句,总会引得人无数的遐思和艳羡。
这些年来,扬州于我,始终是一个美丽的心结。到扬州,只合于烟花三月,琼花遮眼、杨柳淹城的时节,驾乘一叶小舟,飘然而至。而那次去扬州,却是在当年九月,远赴大连返程时的小憩之地,总共停留时间不超过二十小时,但总算园了一个梦。旅行车是在接近黄昏时驶入扬州。舟车的劳顿,却让我无法抵御品读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城市诱惑。扬州的街道宽敞而整洁,些许还是夏日的缘故吧,街上行人廖廖。扬州的高楼不多,楼群的背后隐约着一些朴素的民居。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和平静,与一般的城市并无两样。时光的烟水淹没曾经的繁华,让人平生了许多的感慨与无奈。
入夜的扬州,月色和灯火点燃一个城市的激情和活力。街道上车如流水,车灯闪闪烁烁,川流不息。街道两旁的商铺灯火通明,行人如织。本地的吴侬软语,外地的嘈杂方音,商家的大声吆嗬,侣人的窃窃私语,汇成了扬州不夜的歌。
到扬州,就不能不去瘦西湖。清晨的瘦西湖游人很少,这使我们可以细细品位瘦西湖之美。瘦西湖因瘦而名,远不及杭州西湖宽广,甚至不及我们城市的天井湖,却因帝王的临幸,诗人的徜徉,而名扬天下。瘦西湖虽瘦,却不失细腻雅致之美。繁花,柳树,亭台,楼阁,布置的恰到好处。
流连其间,仿若置身画中。各处均以各式各样的小桥连通,这其中最有名的当属二十四桥,它虽为今人建筑,却也满足我们寻幽访古的心愿。站立于五亭桥上,触目及望,都会油然生起许多诗情。不远处的湖面上,央视正在搭建当年中秋节文艺晚会的舞台。到那时,海内外的炎黄子孙将聚会于此,共叙分离苦,同迎团圆月。
也许要想读懂扬州,需在此小住时日,以步代车,穿街过巷。我们只是扬州的匆匆过客,但走马观花未免过于草略。但扬州注定是一个,一提起,便让人心乱如麻的地方。
信息整理: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
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 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苏ICP备10068214号-2   苏公网安备32102302010144号   技术支持:平邑在线

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