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
<cite id="ftz55"></cite>
<ins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<cite id="ftz55"></cite>
<ins id="ftz55"></ins>
<del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<del id="ftz55"></del>
<del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<del id="ftz55"></del>
<cite id="ftz55"></cite>
<del id="ftz55"><noframes id="ftz55">
<cite id="ftz55"></cite><menuitem id="ftz55"><span id="ftz55"></span></menuitem>
古时邵伯地处水乡泽国,五湖四荡,星罗棋布,为莲藕的种植提供了天然的条件,也成了名闻遐迩的荷藕之乡。每当入夏,邵伯湖及镇东的金湖银荡,粉红的荷花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别样艳丽,密匝匝的碧绿莲叶铺阵开去,无边无际,水天一色。那棠湖风光,荷塘神韵,真可谓“波平十里铺绿韵,翠盖红幢耀日鲜”,一点也不输于杨万里笔下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西湖荷景。
早在宋代,在著名的“七贤和诗斗野亭”的文坛佳话中,就有三位诗人写道邵伯荷花的盛观。
高邮诗人孙觉是春天来邵伯的,虽然其时芙蓉尚未出水,但他却写道:“平湖杳无涯,湛湛春波生。结缆嗟已晚,不见芙蓉城。”诗人以过往的体验,展现了邵伯湖荷花盛开时的想象空间。诗人又写道:“尚想紫芡盘,明珠出新烹。”如果在荷花盛开、藕香四溢的夏日来邵伯,面对荷景,吃“紫芡”,饮“新烹”,又是其乐何及啊!
高邮词人秦观是秋天来的,也未看到邵伯荷花的盛景,但他写到了残荷:“菱荷枯折尽,积水寒更清,辍棹得佳观,湖天绕朱甍。”湖天一色的佳观,荷枯水清的别致,不也可以想象出芙蓉之城夏日荷景的繁盛吗!
张舜民的“开池种白莲”,“设我紫藕供”,也点明了邵伯遍湖荷花的景致。
其后,宋代诗人刘焘写过一首《过邵伯登斗野亭》的诗:“晚色芙蕖静,秋香?稏寒。更无山碍眼,剩觉水云宽。”另一位宋代诗人陈造也在《邵伯停舟避雨》诗中写道:“窗度荷芰风,舟舣鸳鸯浦。”他们都为世人展现了一幅富有诗意的邵伯荷塘图像。
正是由于邵伯湖上的荷花美景,这才激起了一代文章宗师、谪守扬州的欧阳修的兴致,引出一段“坐花载月”的风流佳话来。
欧阳修尝闻友人对邵伯荷花的赞赏,听得如醉如痴,亦曾抑制不住地携客同游邵伯湖。他们面对跌宕起伏翻滚的绿浪与犹如美人出浴袅娜盛开的荷花,又看得如梦如幻。欧公遂萌发主办“荷花酒筵”,以助游兴之意。据《避暑录话》载:“欧公每暑时,辄凌晨携客往游,遣人去邵伯湖取荷花千余朵,以花盆分插百余盆,与客相间。酒行,即遣取一花传客,以次摘其叶,尽处则饮酒,往往浸夜戴月而归。”这位“六一居士”的灵感为此而触动,用《渔家傲》的词牌,一连写下了六首不同凡响的《采莲词》。
到了清初,家住荇丝湖畔的诗人郭元釪亦曾在《渔村》的诗中写道:“杨柳成门闾,芙蓉作家国,江湖汗漫波,得此恬心目。”同是清初的邵伯镇本土诗人张孺(字茹禾,号耐村,诸生,著有《听鹤集》)也写有一首《采莲曲》,它是描写艾陵湖畔荷景的:“艾陵湖畔香风起,映日荷花十余里。谁家女子漾轻舟,采得双莲心暗喜。马上鲜衣停玉鞭,相逢只隔绿杨烟。漫夸莲似佳人面,看取红莲似白莲。”
所以,清代文学大家黄均宰(字宰平、仲衡,淮安人,官奉贤训导,著有《金壶七墨》)在为邵伯写的一幅楹联中就说:“冷月照寒塘,十里残荷香未歇;夕阳沉古渡,一湖秋水影长流。”
邵伯湖上的荷花,与邵伯一位著名的工荷画家阎世求(见《江都史话》之《专工荷花的画家闫世求》)甚有渊源。他的许多荷作,如《狎鹭新荷图》、《墨荷图》等就作于艾陵湖畔的“怡智堂”。由于成荷在胸,到晚年泼墨作荷时,闫世求更是用笔如神,顷刻间可成千百枝。他的一首题荷诗,亦可一窥邵伯当时的景象:“荷叶五寸落花娇,贴波不碍画船摇。想到薰风四五月,也能遮却美人腰。”
乾隆四十年(1775)一场大旱,不仅邵伯湖水锐减,而且莲藕也为饥民掘而食之。从此,邵伯再也见不到荷香十里的壮观了。
信息整理: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
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 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苏ICP备10068214号-2   苏公网安备32102302010144号   技术支持:平邑在线

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